暗星云分站 + 飓光志同人坑
Stormlight Archive Fan Art

《光辉真言》第八十九章:

“为什么?”阿多林向他走去,“撒迪亚斯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人?

“那是因为,”撒迪亚斯叹道,“没有第二种可能。孩子,你要明白,一军不容二将。我和你父亲是两头觊觎王国的老白脊,胜者非我即他。自从迦维拉尔死后,我们的方向就很明了了。”

“这样做没有必要。”

“很有必要。你父亲再也不会相信我了,阿多林,这点你很清楚。”撒迪亚斯脸色一沉,“我会把他手中的东西夺过来,控制这座城市、掌握这些发现。他只会受点挫折。”

阿多林呆立片刻,注视着撒迪亚斯的双眼。终于,他听到脑壳中梆的一响,于是横下了心。

决定了。

阿多林用没受伤的手掐住撒迪亚斯的喉咙,重重地把轩亲王往墙上压。撒迪亚斯的脸上写满了震惊,逗乐了阿多林的一小部分意识,而这一部分意识还未完全陷入不可挽回的愤怒。

他越掐越紧,牢牢地把撒迪亚斯按在墙上,后者妄图高声呼救,却没了声音。阿多林用手抓住那人的胳膊,可撒迪亚斯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,他试图挣脱,转而抓拧阿多林的胳膊。

阿多林毫不泄劲,却失去了平衡。两人翻倒在地,纠缠扭打,乱来一气,没有发扬决斗时的风范,发起工于心计的猛烈攻势,甚至没有遵循战时的屠戮章法。

两人惊惶不安、浑身是汗,精神紧绷到了极点。阿多林年纪更轻,但他与白衣刺客交战时所受的伤还未消肿。

他终于翻到了上面,撒迪亚斯拼死拼活地大叫,阿多林不给他机会,揪住他的脑袋,猛地往石地上一砸,试图弄晕他。阿多林气喘吁吁地拔出匕首,刀尖直冲撒迪亚斯的脸,可那人设法抬起手,想要抓住阿多林的手腕。

阿多林一声闷哼,用左手抓着匕首,送近了些。不管怎样,他还是用右手抵着护手,手腕上传来阵阵灼痛。刀尖触到了左鼻孔,撒迪亚斯的眉毛上渗出密密的汗珠。

“我父亲认为,”阿多林嘟哝道,汗水顺着鼻梁淌下,滴在了刀刃上,“我在做人方面强得过他。”他一使劲,感到撒迪亚斯的拳头松了一点,“可惜,一旦碰上你,他就错了。”

撒迪亚斯低声哀嚎。

阿多林突然怒火中烧,强行把刀往上提,越过撒迪亚斯的鼻梁,扎入眼窝,刺穿眼球,仿佛那是一颗熟莓,随即一刀捅进大脑。

撒迪亚斯摇晃片刻,阿多林用刀搅了搅,确保刺中要害,刀刃一过,鲜血直涌。

不一会儿,一把碎瑛刃在撒迪亚斯身旁显形。这把剑原属他父亲。撒迪亚斯已亡。

评论
热度(4)
© STORMWINDS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